歌手姜GARY,把握人生的平衡

  每周一,GARY不是HIPHOP組合LEESSANG的成員,而是周末實在綜藝里的綜藝人。轉眼間參與節目曾經六個月了。不僵硬的搞笑,永久的無厘頭,GARY如此天然地樣子容貌逐步開端吸收人們的視野。

  *笑不好的男人*

  攝影師們“笑一下看看”的話對他來說是世上最艱難的請求。拍攝照片時的為難感是由于本來就是個不怎么會笑的人。LEESSANG專輯封面中,他也永久是戴著墨鏡。強勢的長相,也不是綜藝中能停止最大化搞笑的外貌。那是一張在路上隨處可見,擦身而事先便會遺忘的偉大的臉。不論是HONEYFAMILY的高峰時期,還是LEESSANG“我笑不是在笑”取得極大勝利的時分,GARY的臉永久藏在墨鏡前面。出演MBC綜藝節目<來玩吧>時的好口才在節目作家之間傳了開來。酒桌上遇見導演后天但是然地意氣相投,事先便有了SBS <running man>的出演。

  看到HIPHOP新人子弟們在錄影中無法展開氣場的樣子的同時,姜GARY接過了這桿綜藝的槍。但是關于認生的他來說出演綜藝不是一件輕易的事。初次錄影時看到對著本人的十多臺攝像機感到驚訝,辛勞地拍攝的收場白中大局部形式都被剪輯,看到這樣的后果他不由懊悔出演了綜藝節目。過于委曲地笑是他的敗因。他至今無法遺忘,在他意志低沉時,同事們送上“沒聯系”“很成心思”等鼓舞的話。不要有搞笑的擔負,將平常的相貌天然地展現進去就可以。就像“住在蠶室的姜GARY”的抽象一樣,開起了不經大腦考慮,天然地在冤家長遠會開的玩笑。像是拍攝紀錄片一樣地拍攝綜藝。不僵硬的搞笑,永久的無厘頭,如此逐步吸收著人們的視野。 *新的生機,RUNNING MAN*

  “吉太忙了所以都不來店里,所以都是我在看店。坐在店里會聽到‘LEESSANG開的店怎么LEESSANG都不在呢?’這樣的談論。我明明就在中間。不過綜藝真的很可怕。”開端RUNNING MAN之后認出他的人的確添加了很多。這個笑不好的男人不再去強求搞笑,而是開端在攝影機前展現他姜GARY最天然的形態。

  “和冤家們在一同的時分是主導氛圍的人。人們都說‘吉都在做你也做啊’。到六輯為止不斷躲藏了我的實在相貌,音樂慢慢地丟失了LEESSANG的本性。想要嘗試新的事物。和優良的人一同。”他是不論什么事都要分出勝敗的性情。這相當于是他生平第一次出演的綜藝節目。比起別的節目,要擔憂收視率能否下降,節目能否風趣,而比起這樣的擔負感,其與本身的妥協愈甚。有著激烈的勝敗欲所以不論什么事都不喜愛輸。放送前他和子弟兼好友哈哈一同呆了三個月,來體會實在綜藝的技巧。

  “哈哈似乎是天賦。在完整想不到的中央都能找到笑點,并給出預料之外的反響。關于劉在石長輩也是真心腸感謝。‘這個時分該當這樣搞笑’這樣想著的時分就會沒聽到伙伴們的話,錯過反響的機遇。常常給我這樣的助言,也常常會打電話給我。”

  *三十四歲的藝能*

  晚到的三十四歲的藝能,心境如何?被偶像解圍著的放送偶然會覺得丟臉,但是關于節目中本人的地位他感到很滿意。銜接前子弟的兩頭橋梁,率領起一個不和的團隊,他把本人看作是這樣的角色。人們開端把這樣的他成為“藝能大勢”。不是在握著麥克的舞臺上,而是在綜藝入耳到這樣的聲響,心境如何?“當然很感謝。雖然有能夠會讓我的音樂粉絲們絕望。那些粉絲們所等待的LEESSANG的樣子雖然是還在,由于是我志愿承受新的生機才開端的活動,所以并不懊悔。”從一開端就緊抓收視率的RUNNING MAN似乎捉住了周末綜藝的代表的地位,在年末授賞式中橫掃了很多獎項。GARY也在之前的SBS演藝大賞中取得了綜藝NEW STAR獎。“一邊想著千萬別得獎就好了。一旦得獎就會有壓榨感。目前還只想舒適地享用藝能。”

  他是宋智孝的“周一男友”。這是由于每當周一拍攝的時分和她繼續的LOVELINE。在節目中看上去如此忠誠那么在實踐中也會發生那樣的感情嗎?“假如幻想中真的喜愛的話在節目中似乎就制造不出那樣的LOVELINE了。話都說不上了吧。”

  他實踐的幻想型,比起氣場弱小的女生,更喜愛仁慈愛撒嬌的女生。他在喜愛的女性長遠就會酡顏。在制造專輯的五年時期沒有談過戀愛。“我是喜愛間接把本人的閱歷講進去的類型。在歌詞中也會寫我的故事。沒有在戀愛的話似乎就寫不出愛情的歌了。” *13年知己 吉與GARY*

  “剛過20歲的家伙們/背上1億多的債/咬緊牙關/懷著獨一的幻想/出發的LEESSANG/十分寶貴/傳說算命教師也為之咋舌/那時我們的將來還并不陰暗/加里和吉里兩個LEE/所以是LEESSANG!/十分純粹又十分熾熱/2%缺乏的時分/剩下的98%由于有你(飛奔吧)/摘一片葉子戴上/還有田野里的小花/香氣耐久而濃重”-LEESSANG3輯<加里和吉里>

  小學時是田徑,中學時期是搏斗,這個少年也曾喜愛扯謊去圖書室實踐上卻和冤家去舞蹈。從警護學科中退而進入歌手的隊伍的GARY因1997年‘X-TEEN’組合而走上了歌手的路途。吉是他人生中最快地接近起來的冤家。GARY和吉就像是陰陽兩極。與喜愛社交很輕易與人接近的吉相同,GARY比擬內斂。吉是這樣那樣的事情都會接上去做的類型,而他需求更多地推敲和度量。關于GARY來說,再也沒有像迷上音樂那樣戲劇化的霎時。

  “HONEY FAMILY時期只是和組合的成員們一同嘩啦啦地去到這里去到那里,取得人氣獎也好,坐著帥氣的車也好,都只是很興奮。但是在制造了LEESSANG的專輯后,在出演<尹道賢的LOVE LETTER>時,太慌張似乎心臟都要跳進去似的。似乎從那時開端不再是純粹地癡迷與音樂中。”他不怎么喜愛說他人這樣那樣的事情,不過在觸碰到音樂人自尊心的狀況下,總還是忍不住。“等了兩個小時輪到我們的次第,而晚到的IDOL由于路程緊迫所以先下臺了。于是我們就說我們也必需準時下臺才干保證下一個路程。就這樣鬧翻了。”

  GARY看上去像是酒鬼,不測的是喝不了很多酒。2杯燒酒就會失神的酒量在開店之后下降到一瓶半。一般經過搏斗來解壓。“我覺得我需求某種水平的壓力。那樣才讓人有慌張感,從某種水平上享用這種壓力才干給本人賦予動力。”

  *一年半的徘徊,以及LEESSANG*

  在他的回憶中預備LEESSANG一輯的時期是人生中最辛勞的時期。“電視上第一次看到李外秀(音譯)教師,想隨著他過山中生活。比方說‘冷’就要用‘似乎無數萬個刀刃扎在我的身體上’來表述。我也想要寫出那樣的歌詞,所以就帶著紙去了嚴寒的漢江邊,哈哈。吃了冷飯得了腸炎去了醫院,想著我要的不是這樣的。”想要取得群眾的人氣,羞愧的是卻沒想過賠本。1輯<RUSH>,一首為了撫慰有著和事先25歲的本人一樣的攪擾的人們的音樂,在專輯宣布后2周左右,人們都開端隨著唱。歌詞中有很多能惹起人們共鳴的中央。“2輯時期專輯的反響不怎么好。想著這是我人生最初的音樂了,就這樣大約一年半左右都窩在家里寫歌。本來一頁書都不讀的,那會兒讀了很多書,也找了很多以前不曾聽過的音樂來聽。”下定決計要經過本人的氣力來寫歌,全身高低只要200萬元的財富,教授RAP一天可以失掉5000元的支出,就這樣保持渡過了一年。早上起來去漢江邊慢跑,回到家后便整日聽歌寫歌詞。早晨在冤家的錄影帶店里看著電影尋覓靈感。那一年半的光陰距今已近十年,但那段光陰給了他不斷不斷繼續上去的氣力。

  *十年后也能索取人們撫慰的音樂*

  曾經走到了6輯,現往常,當前,還能陳述怎樣的故事,做出怎樣的音樂。他最近深居簡出寫歌詞似乎又回到了二十五歲的那段光陰。想寫出<??><????>這樣的歌曲。當下能令人享用,10年后揭露CD上的灰塵還能拿進去聽的音樂。“想要做出能索取人們撫慰的音樂。但是關于不斷寫關于辛勞的青春的歌詞而感到不舒適的人當然也有。‘他們往常不是賺了點錢嘛。如今就不要再感慨身世啦。’需求可以索取新的生機的反面撫慰,對我來說那就是藝能。”3月左右和做完手術的吉將預備開端新專輯的錄音。在被問到接上去的三年對本人有何等待時GARY表示想要進修鋼琴。關于他彈鋼琴的樣子,對不起,很難設想。

  “嘗試綜藝節目之后覺得沒有本人做不了的事情。本以為本人只會RAP和寫歌詞。想要學鋼琴,也想要學英語。目前最想要的是在國外生活一段工夫學點英語。運氣好的話LEESSANG專輯也再多出幾張。”關于這個溫和的三十四歲藝能晚成子來說在他的長遠沒有什么“太晚了”的事物。“沒想過成為最棒的。只想成為一個勤奮的人。做著令本人享用的事。”